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獨立媒體達人馮小非 啟動獨立媒體為真相發聲

新聞日期: 
2019/01/31 - 10:45

 

格格不入的「飛」翔心靈

馮小非的生命歷程充滿驚奇,但她覺得自己從小羞怯、缺乏自信,曾經對教育體制適應不良。小學三年級的她總覺得與同學們格格不入,國中還被票選為「不受歡迎人物」,不懂怎麼跟人相處的她很無奈、很傷心,但又不想示弱。

她說,期盼有一天可以自由自在飛翔,於是有了「小飛」的暱稱,後來又變成筆畫較簡單的「小非」。當時,引領馮小非翱翔的翅膀就是大量閱讀,回家途中有家書店,她一放學就埋首其中,也沒有特定喜歡的領域,有什麼就看什麼;看多了,她開始動手創作,先是寫長篇小說,後來又立志成為記者,希望暢快寫出她對世界的意見。

影響她的另一個關鍵是父親。看新聞是馮家大事,爸爸看電視新聞的時候,全家都要肅靜,以免他分神聽不清楚,於是養成一起收看的習慣;家裡同時訂閱《中國時報》、《國語日報》,馮小非每天清早睜開眼睛就開始看報紙,最喜歡副刊、國家大事有關的政治新聞;叔叔有時帶來黨外雜誌,她也偷偷窺看這些被父母列為禁忌的訊息。對她而言,新聞是個美好的天地:「這算逃避嗎?面對不快樂的生活,有件事可以專心、將自己孤立起來,什麼事都不用管,對我真的很重要。」

 

立志成為新聞記者

進入高中,馮小非不再默默承受各種規範,開始有點小叛逆。例如她違規剪了瀏海,但教官檢查時還是會緊張得心臟砰砰跳,結果真的被發現而記了小過,因此變得很憤慨:「國中比較笨,凡事都以為是自己的錯,高中才懂得懷疑對方不合理。為什麼瀏海沒夾髮夾就要記小過?為什麼定那些無聊規矩把我們搞得這麼難過?我跟著哥哥聽Pink Floyd的歌,越聽越覺得這世界怎麼這樣不公平?應該要改變它!我想寫下社會的所有不公不義,想當記者的那顆心,越來越清晰。」

因此,她大學志願只選填新聞及大眾傳播科系,最後進入輔仁大學的大傳系廣播電視組,陰錯陽差的是,台灣當時還沒開放有線電視,廣電組都在看電影、學拍片,學的不是新聞,跟預期完全不同。剛開始,她難免有點失望,後來又期待透過拍片貼近社會脈動,但內心深處總是疑惑,辛辛苦苦拍片,究竟要給誰看?跟觀眾的關聯又是什麼?擔心自己根本不了解社會,呈現的只是大學生的喃喃自語。為了彌補不足,她參加讀書會,適逢文化運動雜誌《島嶼邊緣》創刊,她首度接觸到葛蘭西霸權理論等重要思潮,因而決定暫時離開傳播領域,轉而報考東海社會研究所。

研究所的課程讓馮小非真正張開眼睛:「我這才看見農業、也看見美國人的聖誕樹燈泡原來是台灣做的,如果不讀社研我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台灣是這樣走過來的。」為了完成碩士論文,她在工廠蹲點三個月,具體感受社會對女工的歧視,想要改變社會的心情更加強烈。

然而馮小非知道自己不適合工運,但或許可以在女性領域著力,為了解答城鄉差距的困惑、思索可以回饋什麼,她絕對不回台北。第一年,她先在東海書苑打工,接著進入《台灣日報》擔任家庭婦女版編輯,盡可能呈現不同女性的生命故事,後來又離開報社去開工作室。一年之後,台灣發生九二一搭地震,她以實際行動參與重建工作,在災區中寮發行社區《鄉親報》,而《台日》也找她擔任主跑重建委員會新聞的記者。

從小立志當記者的馮小非終於有了第一個正式採訪路線,有機會接受報社的專業訓練,感受媒體人在做些什麼?該注意些什麼?當時,她已經三十歲,走了很大一圈才抵達童年的目標,同時在主流報與社區報工作,身兼記者與編輯。她說:「記者必須針對議題追根究柢,編輯則要考慮呈現不同觀點、促進相互理解。在這段時間,既是主流報與社區報的記者,又同時擔任社區報編輯,對我來說是很有趣的學習。」

二零零三年,懷抱農村新願景的她結束《台日》記者工作,積極與朋友共同成立「溪底遙學習農園」,親手打造種植無毒有機柳丁的夢想。那段時間,她參與主婦聯盟刊物《綠主張》,後來又兼任《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主編,往往同一天在農園揮汗之後,接著出去採訪、寫稿,等到柳丁收成了,又要去販售農產品。

透過親身體驗種植無毒柳丁甘苦,馮小非累積了許多農業的專業知識,奠基她跟朋友開辦《上下游》的重要基礎。在關心農業、友善土地的理念之下,馮小非與朋友成立《上下游》,五名創辦人分別來自媒體事業、農業耕作、生產製造、編輯採訪、網路科技、工藝創作領域。打造一個新聞平台,提供各界作者發表食物、耕作、農地保存,食育教育及綠能生活的文章,希望交換更多元的訊息。

 

想問、想寫、想接近真相

馮小非說:「在可預見的未來,主流媒體可能越來越像通路,想要活躍於新聞產業,除了直接進入新聞通路工作,有能力提供好內容的獨立記者也將越來越重要。」她也預期,嫻熟運種中文而又距離中國很近的台灣,最有能力理解中國在做什麼,也有能力踏足東南亞,如果將記者的視野伸展到國外,將有機會成為亞洲新聞的提供者,開拓另一片新天地。

她認為,主流媒體可能提供較多組織資源及同事支援,但相對也會限制採訪方向;獨立媒體看似自由,卻需要高度自律。撇開待遇等問題,若是已有明確採訪領域及方向,具備願意單打獨鬥的人格特質,獨立媒體或許是不錯的選擇。

「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她笑著說,變老雖然是一件討厭的事情,但也讓人比較自由自在,不再欠缺自信而非得做一些事來證明自我:「因為,只要你做的是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一直做下去,就一定會變得很厲害了。」

 

 

●摘自遠流出版《超越達人》 http://www.ylib.com/book_cont.aspx?BookNo=YLC78

更多關於超越達人公益計畫:https://eball.tw/about/news/53533
超越基金會FB:https://www.facebook.com/eball.tw
超越達人FB:https://www.facebook.com/superexpert.tw
超越達人書籍:《超越達人:十七位專家領航,開啟孩子的職場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