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建築達人蘇丞斌 復甦台中老建築的播種人

新聞日期: 
2019/01/31 - 10:15

 

沈潛二十年的重建夢想

二十多年前,建築系學生蘇丞斌正在盤算拿什麼作為畢業製作,他想起老家台中市區的回憶。他就是在綠川商圈的建國市場長大,父母在市場裡從事家禽生意,而他從小就在綠川畔遊玩嬉戲,「這裡就是我們放學後抓大肚魚的地方,很怪,水這麼髒但魚都能活。」他說。

當時,蘇丞斌突發奇想,想以城市設計的觀點對此建築的再利用作為綠川復活的起點。以此作為畢業設計的題目,設計裡,舊建築臨河面保留原有兩層磚構立面,但後方建起大樓,設計概念是以都市景觀為出發,最關鍵的精神在於採取「建築物漸層縮退設計」,保留美好的都市幾何空間比例給河川,「因為沿河建築必須是謙卑的,必須將空間讓給河川,降低對河川的壓迫感,讓河川獲得美好的視覺意向。」

畢業後蘇丞斌回到母校中原大學,擔任建築系助教兩年,原先規劃要出國留學,但他順利的考上了建築師執照,而學校卻沒申請好,人生轉了彎,放棄了原有的留學夢,因緣際會地來到桃園開業,落地生根。一晃眼二十年悠悠過去,二零一零年春,台中日出集團找來了知名的楊書河建築師操刀,重建「宮原眼科」,日出老闆尤杰深信:「老建築是城市的記憶與靈魂的所在」,而「宮原眼科」是他的第一個試金石,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楊建築師剛好是蘇丞斌在台中一中、中原大學的老同學。楊書河想起了老同學的紙上談兵,打了一通電話給蘇丞斌:「你實踐夢想的機會來了。」蘇丞斌馬上同意參與這個設計,青春夢神奇地在二十年後重回他的手中,重要的是這次他有機會實踐了。「這是對老台中的一個交代」他說。一個成功改造的建築空間,可以吸引人氣,而人氣可以帶動整個商圈的復甦。

 

不想做生意,卻成了開業建築師

回憶起走過的歷程表示,這有必然也有偶然性,偶然的是,鍾意中時餅組的他聯考沒考好,上不了醫科只能上藥劑系,他自小就有一個信念,打死也不想做生意,蘇丞斌想起小時候喜歡亂塗鴉就填了建築系了,「我是那一種會把課本畫滿圖的學生,」而不喜歡做生意跟性格與幼年經歷有直接的關係,他從小就是建國市場肉販的小孩,幼稚園開始就幫忙家裡的家禽生意,「別的小孩樂得有零用錢可以拿,我就覺得好苦,我討厭客戶買個菜就要討根蔥,報個價就要砍尾數,做生意必須看人臉色好沒尊嚴,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唸書,因為唸書就不用賣雞肉了,」他直言道。「我本來的目標就是近個大事務所當個主任設計師,沒想到最後還是自己開業,還是做生意,但跟我熟悉的廠商客戶都知道,我最討厭討價還價。」

幸運的是他一入門就愛上了建築,「我是唸了建築系才喜歡唸建築的」他說,回想起到中原建築報到第一個禮拜當他跟楊書河放假一起回台中,同學們討論學校系上基本設計課的經驗就感動得要死,因為跟預期印象中大學教育的數百人大課堂完全不一樣,他是分組教學,指導教授跟該組學生各自帶開,採小組討論,個別指導,採取問答式的教學,即使蘇丞斌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也為這樣的氛圍而興奮。

在他看來,「建築系教育就是師徒制,但是非常有趣的師徒制,大家亦學期一學年換一個老師,而在這一段時間內你跟這位老師的關係是十分密切的,上課就是比圖、討論,甚至同學也不理會你的創作,只有跟老師在討論。

走入建築這一行,蘇丞斌樂在其中二十餘年,每每有想開業的學弟妹來問他的意見,他總說,就開吧,開了案件就會出現了,他的經驗也是沒有人生意差到餓肚子,因為建築的需求量跟出路太廣了,拆除要建築師,興建要建築師,改建要建築師,鑑定要建築師,消防公安也需要,而開業就只需要一個辦公室跟一張桌子,怎會開到倒呢?蘇丞斌樂觀地表示,「甚至我這樣不愛做生意的建築師也還是養得活自己,」他笑著說。

宮原眼科儘管名氣很大,對建築師而言,並沒有帶來太多實質利益,他坦承只是圓了一個離開故鄉的遊子夢而已。「我繞了宮原眼科一圈,覺得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周遭新的建案,新的旅館也開始推出,這讓我好欣慰,畢竟人潮的確已經開始回流,不再只是過客而已。」

 

 

●摘自遠流出版《超越達人》 http://www.ylib.com/book_cont.aspx?BookNo=YLC78

更多關於超越達人公益計畫:https://eball.tw/about/news/53533
超越基金會FB:https://www.facebook.com/eball.tw
超越達人FB:https://www.facebook.com/superexpert.tw
超越達人書籍:《超越達人:十七位專家領航,開啟孩子的職場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