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超越影院18】在路上,那些可見與不可見的歷史殘片所吹起的風暴

 

江湖上人稱莊子和蘭權—莊益增與顏蘭權夫妻導演在2006年接拍公視委託的《牽阮的手》,紀錄田朝明醫師、田孟淑這對民主鬥士。這部史詩式的紀錄片拍攝耗時五年,而他們的愛情也見證了台灣的民主運動史,從公論報的李萬居社長間的情誼、搶救謝聰敏、林宅血案,以及企圖勸退鄭南榕自焚。閱讀田媽媽的愛情故事時,我們也同時走過了臺灣的白色恐怖、清鄉運動、中美斷交、美麗島事件、解嚴和鄭南榕的爭取言論自由等動盪的時代,當年因為美麗島入獄的民運份子,幾乎沒有人沒吃過田媽媽包的粽子。而面對題材的重量和歷史影像重建的難題,導演們採用大量的3D動畫的搗入影片的靈魂。

莊導演總戲稱這部紀錄片並非「電影工業」,而是天真爛漫的「家庭手工業」,從橫跨一甲子的歷史進行田野調查,大量的史料蒐集、閱讀、求證,重新爬梳台灣這段民主化的過程,直至所有龐雜的電影後製功夫,完全是他們兩人在家中客廳一點一滴誕生出來。

導演提到,原本委託的公視,對於鄭南榕自焚及林宅血案的內容有意見,認為拿掉這些片段有助於藍綠和解。莊導演認為社會現實並不會因為刪除了電影中甚麼樣的段落,或是執政者抹除甚麼樣的歷史記憶而可以解決。本著對被拍攝者的使命,誠實面對自己的創作,最後賣了家中的農地,將生活撩落去,以三百萬向資方贖回創作自主權。

 

 

参與影院活動的觀影者們在看完這六十年的民主運動史後,有人分享這段歷史在國民教育中剪去了脈絡,而在台灣的政治現狀中模糊了面目,導致台灣年輕人普遍的歷史集體失憶和冷感,然而,一些對你我而言理所當然的、所謂資本主義社會的產物,是付出了許多生命,是歷經了你我無法想像的代價的。

導演提到企劃案中片名曾經是「家後」、「台灣超級阿嬤」、「亂世佳人」直到最後定調為「牽阮的手」,除了在第一層,呈現上半輩子田爸爸牽起田媽媽的手,下半輩子卻是田媽媽成為臥病在床田爸爸的左右手,走上街頭爭取民主;另一層意義則是導演的反省,反觀上一代前線的戰士對理想的堅持,而這一代既得利益者卻使犬儒主義蔓延,導演期盼他們可以牽起我們的手,傳承那些歷史記憶。

常言紀錄片與作者是無法分離的,這是指作者在影片中的所揭露的觀點與拍攝動機,而導演不合作態度的傲骨,回歸基本教義派所認知的:「絕對的真實只存在於紀錄片導演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