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現身講座4】江佩珊:我就是要做設計

【文:吳家恆 / 遠流出版社副總編輯】

      如果隨便找個人,給他兩個提示:「汽車」和「女性」,很多人大概會想到show girl。第一眼看到江佩珊,說她的工作和汽車關係很深,但是既看不到魔鬼身材,也看不到天使臉蛋,自然就會把show girl的選項消除。說她做的是汽車業務,似乎又過於沉靜,沒有業務的玲瓏與油滑。

        那麼,江佩珊在汽車這一行到底做什麼?我們不妨先來想一想,什麼因素造就今天江佩珊在汽車這一行所做的工作。一個北一女的學生去念理工組,本來就是少數。在聯考的年代,不以科系分數高低作為自己志願先後的人,同樣也很少。念乙組的江佩珊並沒有把電機系列為第一志願,而是填了冷門的成大「工業設計系」。

        江佩珊進了成大之後,瘋狂投入戲劇社。江佩珊認為這段歷程對她後來從事設計工作有很正面的影響。因為戲劇是許多環節整合之後的呈現。如果今天有一個高中女生,以成績來看,她捨棄了就讀更「好」的科系,而跑到南部一個較次的學校,唸一個冷門科系,而且還「不務正業」去搞社團。平心而論,有多少父母不會「規勸」一下、「干涉」一下?現在你問江佩珊,她當然很篤定自己要走設計這一行,但是人在當年高中那個年紀,未必有堅強的信念,對未來的方向也只是有個模糊的概念,似乎有自己喜歡的東西,但也不一定能說得清楚。在這樣狀況的規勸與干涉,很可能就阻礙了一個人真正的志向。

        幸好,江佩珊從事交通運輸工作的父親,對於她的選擇並沒有太多意見。也幸好,她畢業時碰上裕隆推出號稱「國人設計的第一台汽車」的「飛羚101」,她的第一志願──進入裕隆汽車工程中心──也就實現了。

      等到從裕隆轉到「中華汽車」任職時,江佩珊參與了中華汽車轉型生產轎車與休旅車的階段,推出了熱門的Lancer和七人座Savrin。然後在2000年毅然離開中華,開設了汽車專業設計公司──「創意庫設計事業」。

       我們稍微檢視一下江佩珊的事業歷程,不難看出她真的是一朵奇葩:一個念理工、喜愛戲劇的女孩;一個從事汽車設計的職場女性;一個以全球為市場的汽車設計公司負責人。要說天賦也好、召喚也好、命定也好,我們在江佩珊還有一些其他的達人身上,似乎會看到人生來就是有一些發展傾向的。有些人很早就顯露,有些人比較晚;有些人傾向比較清楚、比較強,有些人比較模糊。不論強弱早晚,如果說人的確有個與生俱來的傾向的話,那麼這個傾向就是先於學校教育而存在,同時,學校教育的目的無他,就是幫助每一個人找到自己的傾向(也就是「適才適性」),同時維持均衡的發展。

      理論上,學校教育不應凌駕、扭曲個人性向之上,但實際上,處處都可以看到學校教育的逾越。在台灣(或許還有中國、日、韓等儒家文化圈),西方自啟蒙以來所建構的義務(強制)教育系統,加上中國傳統的科舉文化,合流為一股強大的箝制力量。「讓天賦自由」說來輕鬆,說來漂亮,如果當實現自由的方式、進程都受限定的時候,這個自由是真的自由嗎?天賦本無形,讓一個沒有形體的東西自由,這遠比字面的意義要來得更複雜而困難。江佩珊選擇了一條少人行走的險路,更加提醒了我們去留意學校教育的侷限。

 

   更多精采活動相片… 

 

※超越達人「達人現身」系列演講,9/7從高雄開始。
   看詳細場次資訊 http://eball.tw/about/news/53917
   或至遠流博識網 www.ylib.com 查詢《超越達人》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