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電火球與你的客廳會,和蘇貞昌聊台北

2010/07/09 14:30
2010/07/09 16:30
武昌街二段89號(地圖)
活動簡介

因為您的參與,市政將由你來主導。

政治和權謀逐漸崩解的年代裡,因為網路2.0的盛起, 草根的力量開始改變社會形態,政治人物想要表達政見、博取認同時,就必須改變既往的方式,以更為接近選民的互動,才能知道選民真正的聲音和想法是什麼,於 是電火球的團隊,以House Party的方式,提前落實了真正接近選民的第一步。

一個傾聽和溝通的啪踢
House Party是一種新型態的小型會議架構,企圖透過非傳統互動的關係,打破上對下的窠臼,實現選民的意見能受到重視,並且在政策形成之前,參與候選人的政見 或是討論想法,進而落實草根價值的政策影響,是這個形式的活動裡,真正想要做到的訴求。


一、活動時程
  日 期:2010年7月9日
  時 間:下午14:30至16:30
  地 點:in89數位豪華影院3F影藝學院 教室
   地 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B1
主 持:邱鈺鋒

活動聲明

開放攝影:開放

開放攜帶食物:現場提供杯水

其他聲明:無

地圖
武昌街二段89號
Javascript is required to view this map.
報名人數與上限
主辦者介紹
貢獻點數:點

活動參與分享文

蘇貞昌、in89與我的House Party客廳會

蘇貞昌、in89與我的House Party客廳會

活動還沒有開始之前,筆者和蘇貞昌辦公室的人員,一起站在電影街的 巷口前,等著迎接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的到來,此時筆者心中在想,會是什麼樣的車子出現在眼前呢?Mercedes-Benz?BMW?或者也要 LEXUS或是INFINITI?此時幕僚的電話響起,隱約聽到電話裡說的是「老闆到了」,一部應該有10年的白色TOYOTA TERCEL駛來、停車,下車的人正是蘇貞昌。令我感到詫異和震撼。

筆者自1996年開始觸摸到政治的邊緣後,多少政治人物 和事件,總是在生活的過程裡若即若離,一旦失去舞台或光環之後,身段的改變未必能夠柔軟而迅速,但是在筆者眼前看到的蘇貞昌,無論是刻意也好、安排也好,過去曾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行政院長,在這 個時候就是從國產小車裡走出來,筆者感到佩服。

稍早因為先前的準備工作時,就已經先偷偷看到了「台北超越台北」的影片, 但是在不同世代前放映時,又讓筆者有著完全不同的想法和體會,筆者所找來的朋友裡面,聚焦在西門町的經營者,或者是對於網路世代的使用者,但是幕後最大的 協助者,大概就是in89數位豪華影院的執行長Ben,因緣際會之下攜手創造,第一次的蘇貞昌House Party 客廳會。

做生意這碼子事,筆者也算是個過來人;生意人對於政治色彩這回事,總是在商言商的考量裡,能不觸碰政治選邊站的問題,大多數的生意人,大概都是以能免則免的態度來處理,不過也許是西門町的經營者,早已經悶的太久了,無不循求一個可以抒發的機會,企求一個可能可以改變的出口,雖然還有四個餘月,但是一聽到這個 首場客廳會的活動,幾乎可說是爭先恐後,不光是蘇貞昌的個人魅力,而是對於長期被忽視的反挫。

二○○八年的台北市政府,以粗暴和漠視民意的強硬態度,在西門町做了一個「擴大徒步區」的錯誤政策,在當時的都市發展局,僅以幾場說明會草草公告後,就片面決定執行這個試辦政策,此舉不僅讓交通完全癱 瘓、停車位完全無法利用,更糟糕是商家的生意嚴重受到打擊,經過五週得來回週旋,市政府 放棄繼續執行,但是態度從此以「給你們好不知道好」的嘴臉,讓這個地方幾乎完全停滯。

幾位發言者的表達當 中,他們幾乎可以代表著各個地方的聲音,無論是都市更新、交通政策,經濟規劃等 等,可以聽見這裡在地的聲音,不僅是感到停滯的無奈、憤怒等等,更對ECFA之後的政策感到焦慮,即使是開放了第一類的自由行陸客來台之後,他們來西門町買到的都是大陸貨、韓國貨和港貨的同時,又會對於這個 地方產生什麼良性循環呢?

而且最讓筆者感到震撼和心痛的一句話,蘇貞昌是這樣說得:「以前人家都說從萬華到板 橋,跨過一座橋之後好像是『美國到墨西哥』;但這幾年的改變之後,相同的路徑再走一次,大家想一想那個畫面,應該『從墨西哥到美國』吧!」這句話說完的同 時,許多人內心所受到的震撼,如果不是這裡的經營者,恐怕很難以想像有多麼的沈痛。

如同蘇貞昌的講稿中說:「這些年來台北老了」,在二○○三年開始者就在這裡經營, 雖然是西門町的新移民,但是生活和呼吸都在這裡,很難不對這裡產生感情,看著越來越雜亂的環境,越來越多的荒謬的問題,面對這種焦慮,兩個候選人當中,當 政者四年來的態度讓人搖頭,大概也只有循求新的改變,大概才能扭轉這個地方的樣貌吧!

結束之後蘇貞昌握著筆者的手說:「我需要年輕人跟我一起打拼,我什麼都做過了,而且成績就在那裡,我想要 為台北付出一點什麼,讓以後的人會記得我。」我想這就是對於「台北超越台北」的最佳眉批吧!

躬逢其盛參與了第一場的HouseParty客廳會,不僅是草根民意的發聲,也是真正貼近地方互動的聲音,西門町包容許多 新舊文化的交替裡,實在經不起粗暴和沒有誠意的對待,也許這裡的人可以隱忍、可以暫時忽略,但是 11月27日的那一天,他們就會知道什麼是他們要的選擇。

 

  如果你問 我這個活動下來,我最深的感受是什麼,大概是電火球的頭怎麼可以這麼亮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