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出版編輯達人李延賀 非典型的邊緣出版人

新聞日期: 
2019/01/25 - 11:00

 

一本書都沒編過,卻來台創立出版社

李延賀一拿到博士學位後便進入上海某家國營出版集團工作,負責業務跟銷售與宏觀項目管理,跟編書八竿子搭不上邊,也沒想過會來台灣編書、賣書。出色的學歷跟工作表現讓他迅速成為出版社的高階經理人,擔任過出版社、雜誌社的社長事業也蒸蒸日上。他與來自台灣的女友決定結婚,原先妻子打算移民上海,但他卻在來台訪問出版社同業而相談甚歡,突然轉念決定來台創業,兩人便在台灣落了腳,李延賀成為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旗下八旗文化出版社的總編輯,幾年下來經營得有聲有色。

他開設八旗出版社的時候,可是一本書都沒編過,「不過別忘記,我可是中文博士,科班出身。」李延賀笑著說。一開始他利用自己大陸人身份,引入大陸的一本討論雍正皇帝的《痛快皇帝》,結果吃足了苦頭,「當時不清楚台灣人關心什麼,品味怎樣,就一頭熱,悶著做,結果前三本市場根本不買單,出版社差點關門大吉。」他得到的教訓是:「出版社這一行是很本土的行當,不是同文同種就吃得開。」此後,即便是出版「中國觀察」系列書籍,他總是尋求具備第三者眼光觀察特色的書,諸如許知遠、何偉、陳志武的作品,「純粹以中國人的insider角度的作品再好,台灣也不會接受。」他在二零一四年七月把創業作《痛快皇帝》改版重出,書名也改成活潑的《朕知道了》,而且增加了雍正和年羹堯滿漢對照版的奏摺,詮釋雍正這位滿州皇帝,這次的反應就相當不錯。這一路上他形容自己就是「盲人摸象」,就是自己邊做邊學,也深刻感受到台灣文化人的友善,肯幫忙,讓他少了許多阻力。幾年下來,出版社從一人擴張到五位同仁,一年出接近三十種書,在台灣高度競爭的出版市場算得上小有成績。

李延賀認為,台灣的出版市場不同於大陸的規模和粗放形式。大陸的暢銷書動輒數十萬本,經營的前兩年,他也曾經想過挾兩岸身份的優勢,看能否在大陸市場也有斬獲,但後來想清楚了,「出版業就是這麼local,你只有認真面對在地的需求,反省在地的價值,才能闖出自己的路。」套一句大陸的用語,這就是「直面(面對)台灣。」在中國,出版受到層層限制,必須向主流靠攏,目標就只有一個:「做大做強」,在台灣反而可以尋找獨特的利基,自由發展。

這成為他推動出版品的中心思想,安於出版邊緣、小眾、認真反省台灣的處境與身份認同的問題。至於銷量安於每一本書都只有兩、三千冊的銷量,重要的是它必須有獨特性跟價值。他舉出跟他合作過的作家阿潑寫的《憂鬱的邊界》為例,這本書透過走訪東南亞和東北亞各國主種,反觀台灣的形象與處境。這樣的觀照,阿潑就曾說:「棲身島嶼上時,並不具此番意識,一旦跨出小島,與世界開啟了對話,『我是誰』的意念卻突然變得很強烈。」

 

大陸出版人在台灣出版界的碰撞

作為台灣罕見的大陸出版人、在台少數的大陸男性配偶,他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跟角色呢?「他者、佈道者與冒險者,三者合一。」他簡單歸結。

首先是作為「他者」,李延賀認為:「我的身份肯定是獨一無二的,我跟台灣出版界的碰撞會產生許多有趣的化學反應。」事實上,常有作者會好奇,李延賀的觀點跟他們都很不一樣,這些差距一旦產生正面的對話時,自然產生獨特的書籍。「我覺得他的思維觀念都和台灣出版習性不同,所以對我來說,他在哪兒都非典型且邊緣。」阿潑說。

另外,一些具備國際背景與大陸背景的作者,面對台灣社會時也一樣具有他者的感受,和他更合拍,換言之,對本土作者,他帶來新組合;對外來作家他可以協助他們更貼近台灣。甚至,他認為透過他者不一樣的眼再來審視舊有的作品也能夠發現不一樣的價值,包裝再出發,「換言之,我是再定義者。」

慧眼識英雄是他做為一個出版人的自豪與樂趣,在台灣已翻譯書為當道主流時,他更樂於尋找台灣的作家與寫手,積極催生他們的作品。目前他極力推動的就是所謂的「報導寫作」,「在這個領域我算是台灣重要的佈道者與推動者。」他說,原來他讀研究所時曾對這方面做過研究。

 

冒險者的性格,跨海婚姻的陸配新旅程

「冒險者這個身份呢?」「其實我本身就具備冒險者的性格,否則我不會在沒有經驗的狀況下放棄大陸的工作來台灣歸零重新創業。」而他津津樂道的是,五年來在台灣的種種,之於他就是一個神奇的未知旅程,永遠有著許多新奇,例如台灣豐沛的宗教文化與能量,就讓他深受震撼。「在馬克思無神論的中國,沒有這樣的東西。」他說。

李延賀定義自己是「神不可知論者」,沒信仰但深深被宗教力量所感動。他也好奇初一、十五滿街的店家拜拜,到現在他都還會跑去端詳有哪些供品。這一切宗教體驗之於李延賀都是全然未有的經驗,八家將、三太子、七爺、八爺諸多陌生神祉,各地宮廟的迎駕,虔誠信仰五體投地鑽轎底,讓他反省著台灣與中國的文化本質差異,以後他花許多時間研究台灣的民間信仰,跟了媽祖繞境,還參加了鹽水蜂炮。

李延賀的妻子這樣分析:「我們的感情基礎最重要還是彼此有著共同的文化基礎跟價值觀。」對於中華文化的相同情懷讓他們彼此認同,婚姻道路也走得比較踏實。「不過,我深綠老爸常說,這個女婿什麼都好,就是一樣不好,是個大陸人!哈哈!」台灣這段尚未結束的旅程豐富了李延賀的人生,同樣地,台灣因李延賀而更加豐富。

 

 

●故事摘自遠流出版《超越達人2》 http://www.ylib.com/book_cont.aspx?BookNo=YLC87

更多關於超越達人公益計畫:http://eball.tw/about
超越基金會FB:https://www.facebook.com/eball.tw
超越達人書籍:
《超越達人:十七位專家領航,開啟孩子的職場想像》
《超越達人2:十六位專家領航,陪孩子找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