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舞蹈達人布拉瑞揚 勇敢追夢的造夢人

新聞日期: 
2016/08/15 - 11:30

2016年5月一個炎熱的午後,一群舞者在國家戲劇院裡恣意揮灑汗水,他們一群人肩並肩、手牽手,褪去身上像是標籤與枷鎖般的衣服,齊聲唱著歌,時而重複蹲下又站起的動作,時而隨著舞動的身體吶喊,這一支舞跳到了最後,歌聲停下,舞者也停下了動作,並肩站在台上,不斷喘息,也難掩驕傲的神情。

這是布拉瑞揚舞團(簡稱BDC)今年最新的舞作《阿棲睞Qaciljay》,而這個舞團的成立者,是國際間享有盛名的知名編舞家,同時也是擁有排灣族血統的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12歲立志成為舞者,15歲離家追求夢想

生長於台東嘉蘭部落的布拉瑞揚,12歲那年,他跟著就讀國中舞蹈班的姊姊前往欣賞雲門舞集《薪傳》的演出,激起他想成為一位舞者的想法,於是在自家房間寫上「舞出一片天,林懷民第二」幾個字。布拉瑞揚笑著說:「家裡已經有姊姊學舞了,所以當時爸爸很反對我也走這條路。」但父親的反對,並沒有因此澆熄布拉瑞揚對舞蹈的熱情,他常利用下課十分鐘的時間,悄悄跑去在舞蹈教室外看著舞蹈班的孩子練舞。

15歲時,布拉瑞揚瞞著父母前往距離台東最近、設有舞蹈科的高雄左營高中考舞蹈班。絲毫沒有正規舞蹈基礎的他以為自己根本考不上,但是當時的主考官──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問了他一句:「如果我讓你考進來,你會不會來唸?」布拉瑞揚又驚又喜,從考生中脫穎而出,成為左營高中舞蹈班的學生,舞蹈生涯正式開始。

 

高中三年曾想放棄夢想,但依然咬牙撐住

沒想到高中卻是他最辛苦的三年,學科成績不突出,加上舞蹈起步晚,術科成績沒有其他同學好,布拉瑞揚說:「第一次聽到有人學了十幾年的舞,覺得怎麼可能,我們才15歲就學了十幾年?但在城市裡,這真的是有可能的事情,有些人很小就開始學了。」甚至在部分課堂上,老師請一個個同學輪流做動作,他卻一次次被跳過,一開始以為是自己動作很標準,所以不需要再調整,但幾乎每次都這樣,他才驚覺原來自己是被老師放棄的那一個。

而他遠從台東部落前往高雄,全校只有他一個人是原住民,被同學取笑口音、被投以異樣眼光,使他那段日子對於自己的身份感到疑惑,甚至感到自卑。

「我曾經想過要放棄跳舞,或是轉學到其他學校,但是如果因為辛苦就放棄,我可能會後悔一輩子。」布拉瑞揚這麼說著,「所以,我開始努力補足那些不足或是嘗試修正自己,請家教補學科、補強舞蹈、修正口音。」後來在努力之下,布拉瑞揚的學科可以維持一定的水準,在術科上也獲得成果,至今回想起來,高中三年的辛苦,反而成為了他一路以來成長的養分。

 

畢業創作思索身份,1995年回復原名

經過高中三年的耕耘,布拉瑞揚考上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漸漸展露光芒,他不再是被老師放棄的學生,而是每每老師需要講解動作,都由他來做示範。

「被稱讚時,不要自滿。」布拉瑞揚從未因為突出表現而變得自負,被老師稱讚過的動作他反而在下課後留下加強練習,他想證明自己還能夠比好還要更好。「因為這段經歷,在我成為老師之後總是告訴自己,不要吝嗇稱讚每位學生。」布拉瑞揚笑說。

其實布拉瑞揚在22歲以前的名字是「郭俊明」,直到大四那年要發表畢業創作,他總是思索自己是誰,於是開始正視高中三年曾經讓他與眾不同而感到自卑的原住民身份,並且重新認識自己的文化。布拉瑞揚說:「以前不認識自己原住民的身份和文化,但是深入了解後,才會認同自己、學會展現自己,並為此感到驕傲。」因此,1995年,他決定回復族名──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大學畢業後,他進入雲門舞集,成為國際知名編舞家。後來獲得亞洲文化協會獎學金前往紐約,「我很喜歡在紐約搭地鐵,很多人看起來很平常,而且各種人種都有,一出地鐵站,發現每個人都身懷絕技,也許是街頭藝人,也許是職場上厲害的人,所以千萬不要小看自己。」

在紐約的那些年,拓展了布拉瑞揚的視野,也讓他成為邀約不斷的舞蹈家。然而就在2011那年,當表演結束,他站在紐約的舞台上牽起舞者的手謝幕時,他突然很想念遠在台東的父母,並且強烈地想著:如果有一天也可以回到部落,牽著自己舞團孩子的手謝幕,該有多好。

 

回家成立舞團,從追夢到造夢

從前他與許多偏鄉孩子一樣,在年少時期就離家求學與追夢,但是離家這麼久,他最終依然在心底燃起想回家的想法,於是2014那年,他決定回到台東,以台東糖廠為基地成立「布拉瑞揚舞團」。但是成立舞團之路比想像中更加艱辛,從裝潢工程到購買器材與設備都是一大筆開銷,而這些都是受到不少人的幫助才得以完成,其中包括排練場地板、鏡子、音響、辦公室家具,以及裝飾品等等。

布拉瑞揚希望透過這個舞團,打造一個讓喜歡跳舞的台東孩子不需要離開台東就可以盡情追夢的地方,也因此舞團招募的舞者多以台東人為優先,他們多數並非科班出身,而是想要跳舞和熱愛跳舞的孩子。而布拉瑞揚希望除了讓喜歡跳舞的孩子有發揮的舞台之外,自己能成為鼓勵更多年輕人勇敢追尋夢想的力量。

從一位追夢人,起身成為陪伴年輕人勇敢做夢的造夢人,布拉瑞揚有感而發地說:「能夠回到自己的故鄉,鼓勵並陪著年輕人追求他們的夢想,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舞蹈家的價值:
1.具有傳承藝術文化的使命
2.帶給觀賞者視覺上或思想上的享受及啟發
3.讓舞者本身與觀賞者認識身體語言
4.藉由舞動身體認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