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米粉創新達人曾銘耀:「回歸單純的純粹,才是好滋味。」

新聞日期: 
2015/09/18 - 14:30

「回歸單純的純粹,才是好滋味。」-米粉創新達人曾銘耀

 

歷經家業危機,依然堅持傳統工法製造純米米粉

東北季風的吹拂下,形成的九降風使得新竹地區盛產米粉。曾家的永盛米粉廠從新竹發跡,延續了四代,至今已經有百年的歷史。

三十幾年前,正值第三代曾榮村經營,隨著許多米粉廠在原料中加入玉米澱粉,減少製作時間與成本,在削價競爭的惡性循環之下,幾乎快要倒閉,甚至一度學著製作玉米粉米粉,但他始終認為,米粉理當要以純米下去製作才貨真價實。於是在曾榮村的帶領下,結束代工各家米粉生產的工作,轉為擦亮自家的老品牌「聖光牌」。到了第四代,在曾永鑫與曾銘耀的努力下,研發出許多不同口味的米粉。直到2013年假米粉事件爆發,純米米粉才真正被消費者所重視,而近年研發出的純糙米米粉與蔬果米粉,更讓永盛走上嶄新的一頁。

 

退伍後在外闖蕩,因為使命,回來承接家業

第四代中負責行銷的曾家三兒子曾銘耀,從小就看著父母在米粉廠忙進忙出的身影,天還沒亮就在米粉廠裡忙著洗米、浸泡、將米磨成粉,因為是純米米粉,手工十分繁複。而身為家族產業的後代,小小年紀就必須幫忙父母的工作,似乎是逃離不了的宿命。曾銘耀國小二年級有空閒就要幫忙做米粉,小時候看著父母含辛茹苦,自己又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幫忙,他笑說:「其實那時候有點做到怕。」

曾銘耀形容自己是個從小就調皮的小孩,又不愛唸書,更陰錯陽差進到專業在電腦的放牛班,但也因此得到了保送夜校的機會。退伍後,從小在米粉廠「做到怕」的曾銘耀,就選擇到外面的世界闖蕩,直到2009年,認為父母逐漸年邁,該是時候回去幫忙了,才決定回到養育自己成長的地方,與哥哥一起幫忙家業,曾經令新一代想逃離的宿命,成了一肩扛起的使命。

在曾銘耀與兩位哥哥回家接下家業之前,永盛米粉曾經歷過一段走下坡的歲月,然而在逆境之中依然堅守在純米米粉這片田地中,默默耕耘。

延續傳統工法,同時研發創意口味的米粉

第四代曾永鑫、曾銘耀三兄弟接下家業,起先每況愈下的狀況並沒有好轉──削價競爭、玉米澱粉米粉取代純米米粉,但他們依然堅持延續傳統,以手法繁複的傳統工法製作純米米粉,同時也在傳統的基礎之上,注入創新的因子,包含因應時代將傳統的大包裝改為符合現代家庭人數組成的包裝。曾銘耀憶起那段日子說道:「也曾經想過要放棄,其實當時在撐啊,本來差一點就要收起來。」

這樣的情況持續到2013年「假米粉事件」被踢爆,大多數市面上的米粉並沒有「米」,而是摻玉米澱粉下去製作,一直以來堅持製造「純米米粉」的永盛在這時候就嶄露頭角,逐漸受到消費者的青睞,而曾銘耀也希望透過公開製作流程重建大家對新竹純米米粉的信心。

近年更積極希望與台灣小農合作,蔬菜粉由主婦聯盟介紹的廠商提供,最後調合出不同口味的米粉,如此一來,除了創新口味,也能改善小農的經濟;除此之外也生產純糙米米粉,在生產過程中因不同原料有不同的特性,如何製作出口感一致且不容易斷裂的米粉,都是研發之路必須克服的事。

 

結合台灣在地蔬果,未來朝向食農教育前進

曾銘耀說:「雖然假米粉事件讓純米米粉受到了正視,但吸引到的可能是以前被騙的人,或者注重養生的人,但最重要的還是要從教育開始做起。」

對於曾家三兄弟而言,堅持傳統的純米米粉,除了是給老祖先智慧的一個交代,更是為消費者的健康把關,也讓大家可以吃到「阿嬤的好味道」。

曾銘耀說,未來期望能夠將永盛發展成結合公益教育的工廠,與公益與教育團體合作,而非商業化的觀光工廠,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落實食育的理想。而他也因為從小不喜歡念書,心中對學業一直有遺憾,但是為了家族產業,覺得自己對農業這一塊所學不足,決定放膽一試,終於在今年考上台大農業經濟研究所碩士在職班。

曾銘耀從因為「從小做到怕」而想逃離的「宿命」,到回來承接家業而與兄弟一肩扛起,卻仍然甘之如飴的「使命」。他們知道,堅持做真實的食物的使命,未來更會持續前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