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陣頭藝術達人許振榮:「別人做過的事情我絕對不會重做。」

新聞日期: 
2013/01/24 - 15:30

「別人做過的事情我絕對不會重做。」-陣頭藝術達人許振榮

2012年開春創下高票房的國片「陣頭」,是以台中「九天民俗技藝團」的故事為藍本,所改編的真實故事。而九天的團長許振榮,從小在宮廟裡打雜學符法,退伍後集合了一群輟學的孩子組成陣頭,以土法煉鋼的方式自行摸索,將一般人視為三教九流之輩組成的廟會陣頭,帶進國家級殿堂,甚至世界級文化中心,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毅力,將遊走於社會邊緣的中輟生導入正途,重新找回自我的價值,也讓陣頭藝術顛覆一般人的刻板印象,成為台灣傳統文化的驕傲。

 

成長背景

套句年輕人常說的五年級生就是許振榮出生的年代,小時候由於父母都是替人做工的,也沒讀什麼書,兩人都不識字,更不懂複雜的金融理財,因而誤觸法網,違反了當時的票據法,所以父母常進出法院、監牢,而許振榮從小就是阿嬤帶大的,印象中常跟阿嬤去監獄探望父母,每當逢年過節大家都忙著過年時,只有他們家是債主天天上門追債,所以小時候從沒有過年的記憶,但也特別嚮往安穩的家庭生活,以至於後來想提供一個安定的環境給年輕人,也是這個原因。

而他年輕的時候愛玩、不喜歡讀書,跟一票朋友到處去玩,常惹得阿嬤很生氣的追打他,有一次還因此摔斷了手。後來去當兵時,第一次開放會客,平時玩在一起的朋友全都沒來,只有七十幾歲的阿嬤一大早帶著親手做的點心去看他,許振榮一邊吃著阿嬤做的餐點,想著阿嬤如何的長途跋涉,開始悔恨過去自己的不懂事,想起這些種種過往,以及阿嬤長期對他的關愛,不禁哭得像個小孩一樣,更暗自立誓要變奮發向上,不能讓阿嬤失望。

 

打拼歷程

許振榮從小就喜歡往廟裡跑,而且對神靈道符的東西很有興趣,所以住在廟裡打雜學藝,跟著師父學畫符祭改之術,退伍後更理所當然經營起神壇、設立「九天玄女廟」。而台灣的宮廟總是聚集了很多像許振榮年輕時一樣愛玩的孩子,這些孩子很多都是中輟生,如果沒人帶著他們走上正確的路,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誘惑而學壞,因此,許振榮組織「九天民俗技藝團」,收容這些孩子們一起學陣頭。

許振榮跟師父學符法,卻沒學過如何打陣頭鑼鼓,剛開始只能靠自己摸索,或拿著錄音機去看其它陣頭表演時,偷偷把聲音錄下來回家跟著練,就這樣土法鍊鋼,帶領這群年輕人從「大鼓陣」、「神童團」跳起,一方面讓這些孩子有活動可以參與,一方面也藉此維持九天的生活開銷。

九天成立初期,為了維持整團人的生活支出,許振榮跟地下錢莊借了很多錢,也曾面對還不出錢的窘境,但他並沒有逃避,而是努力去面對,他約債主商談,提出還款策略,並把自己經營的情況詳實說明,債主們都能理解他借錢的原因,對他解決事情的態度和誠意也頗為認同,並沒有多作為難。而許振榮秉持著這樣的態度經營九天,對不懂的事務虛心學習,遇到問題積極面對,不逃避閃躲的態度,也成就他將九天推向世界舞台。

九天結合藝術的元素,融入傳統陣頭表演中,將廟口文化轉變為舞台表演,讓觀眾大為驚豔,也受到國內外人士的歡迎,但許振榮發現,如果九天不能跳脫以往大家對陣頭的刻板印象,這些孩子們出去還是被視為流氓、小混混,因此,他從學員的生活教育開始,實施軍隊式的管理,除了學員都被要求要唸書取得大學文憑之外,未滿十八歲不准抽菸,不能打架、說謊、罵髒話,生活秩序要自我管理,都是許振榮對團員最基本的要求,他自己更以身作則,不但重拾書本獲得大學文憑,目前還攻讀EMBA,就是希望給團員最好的榜樣,如今每位團員都有大學學歷,其中更不乏碩士學歷的團員,這在台灣陣頭表演的團體中是絕無僅有的。

 

願景與展望

至今仍不斷學習的許振榮,心中有一個夢想,就是「辦學校」,由於在台灣民眾的心裡,學陣頭的都是些不喜歡唸書的中輟生,即使九天目前已受到很多國內外人士的肯定,但在台灣很多人的心裡,還是不入流的廟口文化,許振榮舉例說:現在台灣的大專院校裡有教授布袋戲、歌仔戲,但就是沒有「陣頭」這種民俗技藝課程,連他向中學校長提案說要教學生跳「八家將」立刻就被否決,但換個說法要教學生「打鼓」就被認為是學習音樂而同意開課,由此可見,陣頭文化還是無法被一般人視為一門藝術。因此,他期望能結合各界資源辦一所學校,從收容被家庭、學校、社會放棄的中輟生做起,將對中輟生的輔導予以制度化,並開闢民俗技藝課程,讓不喜歡唸書的孩子也能把握黃金學習階段,找到自我的價值,進而扭轉國人對這些孩子與陣頭文化的偏見,這也是許振榮當年創立九天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