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遊戲動畫達人謝春未:「人生沒有標準答案。」

新聞日期: 
2014/06/05 - 10:30

「人生沒有標準答案。」-遊戲動畫達人謝春未

 

(口述/謝春未、撰文/超越基金會)

早夭的天才,充滿天分少女的漫畫夢

Q:從小就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畫動畫嗎?

我們那個年代很講究升學,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從小我的成績就非常不錯;但自從我會拿筆開始,就非常喜歡畫圖。像這樣子,我有一些天份是畫圖,一些天份會唸書,可是畫圖這部分是完全不受到鼓勵的。老師可能會很讚嘆:「哇賽~你這小鬼很會畫圖。」但絕對不會鼓勵你繼續往畫圖發展。

印象最深的是,上高中後,美術課不見了,音樂課也沒了,都拿去上國文課、數學課……我覺得很喜歡的兩個科目被要的考試科目取代,感覺真的很痛苦。但因為當時社會環境就是這樣,只好放棄最愛的畫畫一路升學上來。

所以我現在經常跟我們畫圖的同事開玩笑:「你不好好畫圖,要知道我可是早夭的天才……」

 

Q:當時您怎樣追求自己喜歡做的事呢?

那時候其實父母不鼓勵小朋友做讀書以外的事情,但我就常躲在漫畫書店的角落,拿一疊漫畫看到昏天暗地;媽媽想找我的時候,到漫畫書店一定找的到我。國中的時候到南部去唸書,那邊漫畫書比較少,只好把幾本漫畫書翻看到爛。可能因為成績還不錯,看漫畫的嗜好沒有特別遭到責備。高中之後,偶爾還是會看漫畫書,但更多轉換成為文字的閱讀,就是看小說啦。

講個有趣的故事,以前考試是不能寫完就離開的,通常我提早寫完後,就在考卷背後畫圖,但老師說這樣是不可以的。 所以從小學到國中,每次考試,我都帶一疊白報紙,寫完考卷就拿來畫圖;白報紙都經過老師的檢查,加上成績不錯,老師也了解我的習性,所以沒有太刁難我。

 

不愛時髦工作,我就是愛畫畫

Q:聽您這樣說,成長的路上都著重升學,後來是怎麼踏入動畫的世界呢?

我大學的時候進入外語系,當時最時髦的行業是做國際貿易,因此畢業之後我就進入貿易公司,但後來發現我完全無法適應。因為新人的工作就是寫開發信、追蹤客戶,可是對我來講,寫開發信是非常無聊的事情,因為公司賣的東西都差不多。我試過三家貿易公司,大概待不超過一個禮拜,之後就不想從事貿易了。

當時很巧合的在報紙上看到「宏廣動畫公司」招募動畫人才,完全打中我心,我就一心一意地要進去,還好有一個checkng department(影片檢驗部門)是我符合的。Checker的工作就是確定外國承包商要的東西有沒有做出來,動畫作品有沒有缺手缺腳。因為是非常喜愛的東西,我一進去的時候,就想大概會終老於此。這一待,就是20年!

 

Q:從貿易到動畫,是很大的轉折,身邊的親朋好友都給予支持嗎?

對管理階層來講,會畫動畫的人有專業技術,最有價值,其次是畫背景的人,checking部門是不被受重視的。雖然我和其他同事都有大學畢業的背景,但是我們的薪水比畫圖部門的高職畢業生還低。那時候去台灣第二大的貿易公司月薪是24000元,但畫動畫是按件計酬,賺個4、5萬元是稀鬆平常的事。而我們只有12000元,比平均薪資還低一些。但對我來講,這是我喜歡的事情,所以一頭栽進去,沒有考慮其他的事。父母親不太干涉我的選擇,我也只專注我喜歡的事,其他人怎麼想我都不去管。

 

Q:所以您一開始是進入檢驗部門,聽說後來有去考動畫部門?

通常一部片子下來以後,組長就會分配工作,段落有長有短,本身難易度也差很多,所以分發工作很困難,有人被分到複雜的那段就會不高興。而我是拚命三郎型的人,要是把最難的部分發給我,對我來說是種樂趣,我可以把很亂的段落整理得很好,因此非常受到組長的重視。但因為工作內容不斷重複,做了1年多後我就覺得無聊到翻掉了。

剛好畫圖部門人數不夠,開始招考,我也考上了,可是檢查部門的組長不肯放人。我執意要離開檢查部門,組長勸不了我,就出動主任,甚至連廠長都來勸我不要轉任畫圖部門。我非常清楚自己要得是什麼,但後來老闆說:「春未啊,我不缺一個畫圖的,可是我缺一個主管。」於是硬生生地又從畫圖部門被調回行政。我每年遞辭呈,想要轉任畫圖,但每次都被駁回,只好想:「好吧,那就再留下一年吧。」

有一次有位新來的長官,一來就收到我的辭呈,問我:「 聽說你每年辭職啊?你這樣是不是吃著碗裡、看著鍋裡? (狡兔三窟的意思)。」我就說:「我沒有吃著碗看著鍋啊,我就不要這鍋,我要另外一鍋啊。」

 

認識自己,才能開心做選擇

Q:最後,請問您想給同學們什麼樣的建議?

我這樣執著地喜歡一樣東西,適不適合每個人,是不是好事我也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即便中間辛苦,看來沒什麼成就,我還是會很開心持續做下去。但我覺得也不是非得堅持要走自己有興趣的那一行不可。現在追求夢想的方式有很多種,你可以有個穩定全職工作,有餘裕的時間再投入興趣的領域。同時你還需要衡量自己的天賦能力,要是興趣比天賦高出很多,其實把它當成職業做起來反而會是很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