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創業達人Foufou:「只要出發,就能看見新風景」

新聞日期: 
2014/01/16 - 15:00

Foufou第一家百貨專櫃,設於誠品信義店

洪佳吟和妹妹洪佳祺,一個唸大眾傳播,一個唸哲學。這對非科班出身的姐妹,共同創立文創品牌「Foufou福福好」,如今已邁入第九年。以法文「瘋瘋癲癲」為名,Foufou從二○○五年在街頭市集擺攤起家,這個當初用兩千元資本開始販售自己插畫商品的獨立自創品牌,如今擁有包括誠品信義店、誠品松菸店和西門紅樓三個實體門市,以及二十八個合作銷售通路和四個線上商場,旗下除了自己的原創品牌Foufou & Friends,同時也經營台灣在地文創商品的專賣平台—Tode土地,販售六十八個台灣自創品牌,年營業總額突破三千萬。

「一開始我們其實並不是因為想要創業,就來創業。」對洪佳吟來說,創業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種方法,一個用來抵達自己夢想的過程。重要的是,必須先了解自己想要實現的究竟是什麼?而創業或是想要抵達的目標,在她眼中,就像是遠方一座被層層迷霧包圍的高山,假設可視距離如果只有一百公尺,只要專心地走好這一百公尺,就能看見下一個一百公尺,不斷地重複這個過程,便能夠抵達高山,甚至可能因此有了全新視野。就如同Foufou的品牌精神所相信:「你要出發,才能看見新風景。」

「我的人生走到一個完全不在我設定的方向」

「我從小學三年級開始的志願,就是想當家庭主婦!」雖然外在形象是個說話明快、聰明幹練的年輕女創業家,洪佳吟卻給出一個落差很大的志願選項。傳統社會價值對於女性形象的預期,仍然不知不覺地讓私下其實很擅長家務的她感覺自己的人生應該要這樣,在無形中也隱隱限制了許多想像空間。

會走進傳播的領域,洪佳吟坦言,當初只是一個理性評比的答案。由於就讀台中女中時曾擔任吉他社社長,在音樂類型社團優異的表現成果,讓她在大學時順勢選讀了大眾傳播這個科系,以推薦甄試的申請方式成為當屆錄取的八名學生之一。「在這個過程當中,也沒有很仔細去想我以後是不是真的要做傳播業?」只是不想考聯考的洪佳吟,回憶當時自己只是認真考量著:「我現在怎麼樣可以很快速地上到一個勝率很高的學校?」

在政大廣電系渡過認真平順的大學時光,洪佳吟畢業拍的實驗片,也順利參展台灣及日本大阪的女性影展,但她在拍片過程中卻沒有感受到很大樂趣,也因此,雖然畢業後有機會任職於王小棣導演的工作室,當時仍不是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的洪佳吟,選擇了另一個工作機會,到電視台從行政助理做起。

一開始洪佳吟其實並不清楚自己在行銷上的興趣與長才,但由於行政助理的工作性質需要支援所有的人,好處是可以同時觀察到導演、製片、剪接師、企劃、美術……大家在做些什麼,於是就在跟著拍片買便當、幫忙剪接……的過程中,她也漸漸發現自己「好像很可以把大家的需求兜在一起,」因此在一年半之後便向主管提出轉任企劃助理,也繼而發現自己在商業行銷上的專長,後續更進一步攻讀企管研究所。

在持續探索自己的過程中,「還是要嘗試,很少人生下來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洪佳吟強調,起碼要多看、多辨別、多討論,並且想辦法培養自己去找到方法的能力。「如果你有意願去發現跟開發自己的可能,你就會用力去感覺這個事情我喜不喜歡?」現在她一個月至少要讀十本書以上來吸收新知,持續地用功讓她更有辦法去辨別什麼是真正好的東西,並且看著它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Foufou設計師 洪佳祺插畫創作

從一個「家」到一個「公司」的管理者

從二○○五年六月,妹妹洪佳祺開始嘗試在創意市集販售自己的商品,洪佳吟敘述當時:「這個品牌一無所有,我妹又不會畫畫,這看起來好像不是努力就可以做的事情。」而她自己在大組織之中擔任行銷工作,也感覺似乎很難明確地肯定自己的價值。於是,在後期協助妹妹跑了半年市集之後,二○○六年的六月,二十七歲的洪佳吟毅然決定辭職與妹妹一起創業,開始找機會將商品進駐百貨通路。

在洪佳吟的想法中,雖然「本來家庭主婦的職志是照顧先生或小孩,」但她現在可以把自己和公司照顧得很好,這也是一種轉化,其實並沒有違背自己的初衷。在共同創業的角色之中,洪佳吟主要負責通路開發、行銷業務,持續地支援洪佳祺的創作,她認為:「這是比較級的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真的非有人去作,那我就去作。」在這個實踐過程中,對於顧全大局的責任感,並感覺到周圍人的需要,始終令她成就感十足。

小時候的志願,往往是以當時了解的職業型態,去認知對應自己夢想中嚮往的心理形象,還沒有辦法實際地考慮自己的性格和人格特質,在落實上是不是會有差距需要調整?在洪佳吟的詮釋下,「家庭主婦可能嚮往的是一個『在家裡的管理者』,在這個家裡面,可以照顧先生、小孩,可以有心理依歸跟依賴感、安全感,這個東西在我們管理一個公司或是你在當幹部的時候其實是一樣的,就是把所有人放在該放的位置上。譬如說像公司,現在可能就是我的家庭,讓這個公司、這個家庭裡的成員每一個人都可以發揮所長,讓他在這個家裡面有安全感,然後去把生活過好,我也可以給他很強烈的Support。我覺得它是延伸的,你是一個公司的老闆,其實你就是公司、這個家庭的主婦。」洪佳吟看待自己的員工,其實並不是把他們當親人照顧,而是和照顧家庭的背後是類似概念:「給他們一個無後顧之憂的環境,讓他們可以發揮他自己,這個跟照顧先生其實是一樣的。」

追求夢想的行動力

藉由插畫圖像,Foufou希望能真實地表達出對生活的想法。這隻充滿矛盾衝突的兔子,時而閉起嘴巴顯現乖巧可愛模樣;時而咧嘴大笑、露出尖牙,外顯出反叛的性格。牠企圖傳達的是,人的個性也是有多種面向,「再怎麼可愛的小動物,其實內心都會有一些比較叛逆跟幽默感的想法。」並且以自得其樂、詼諧淘氣性格,演繹「凡事沒有標準答案」的瘋癲態度。

倘若這隻兔子要從事一個職業的話?帶上飛行帽,熱血、瘋癲、朝夢想飛去,飛行員便是牠第一個職業象徵。呼應一飛衝天的形象,在二○一二年這隻兔子化身為水手,出航去追求夢想;而二○一三年,牠成為福爾摩斯,以偵探的精神拿起放大鏡開始檢視人生線索。對於故事的新詮釋,Foufou一次又一次地傳達出有何不可的人生幽默。

而洪佳吟和妹妹一起創業的歷程,也讓品牌傳達出一個具體核心精神。她說:「一開始只是覺得說我們就是要做一件事,我們想要各自證明自己可以做這件事,我證明我可以行銷,她證明她可以畫畫,後來因為做這件事,開啟了很多我們以前沒有想像過的可能。所以,後來我們就是想要告訴大家,不能做設計的,其實也是可以做設計;你沒有錢,其實你也是可以創業,所以,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也因此,品牌精神逐漸被確立為:「行動這件事,在追求夢想的價值。」而Foufou這隻兔子化身為飛行員、水手、偵探各種追尋夢想的角色,對應回來的品牌精神,就是洪佳吟口中所說的:「你要行動!你要出發!」

Foufou Bunny的未來探索

洪佳吟、洪佳祺以她們真實的、真誠的生命歷程,鋪陳出自己的品牌面貌與創業之路,走過八年,Foufou這個從創意市集起家的品牌,為許多新手創作者和一路追隨的老顧客,提供了一個追尋夢想的示範,有位Foufou的台南老顧客,最後甚至決定辭職回鄉開設民宿,也有網友從兩姐妹共同創作的畫展《媽媽教我的事》,進而找到繼續照顧久病在床母親的動力。因此,Foufou接下來的願景,便是希望藉由社群化的串聯與聚集,以品牌的溝通,去激發、連結或進行經驗分享,鼓勵台灣女生找尋實踐自己的勇氣。

洪佳吟進一步解釋,「Girl Power」是很接近的概念,「可是那個Power不是說女生要很強悍。」這些Foufou品牌主要溝通的女顧客,「她們大部分是很乖巧,並且遵循社會期待的,可是有些事情其實是她們認為沒有實現。」洪佳吟覺得,「台灣的女生缺乏一個多元發展的指標跟認同的可能,因為我們有理想女性的Model在那邊,然後我們接受的資訊其實我覺得都是很接近的。」除了當前的女性媒體主流如:姐妹淘、女人我最大,藉由Foufou,她也想問:「台灣的女生有沒有別的可能?譬如說像我們,創業是一種可能,又或者是,有的女生可以自由地生活,這也是一種可能。」這個可能性其實就是希望女性能夠突破框架地自由選擇。洪佳吟笑說自己有可能是年紀到了會去思考這些問題,「在符合社會期待的情況之下,好像我們社會給女性的選擇比較少,那個選擇不在於男女不平等,而是我們自己已經會去走到那個社會期望裡面去。」而她同時也觀察到,在文創產業裡其他的經營者,往往走到一個階段後,會陸續消失的多是女性。因此她認為:「如果我們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女生,那這個品牌接下來可以做的會是這件事。所謂的Girl Power有沒有辦法更好地被延展?然後跟我們的品牌連結?它會是在下一步。」

洪佳吟小檔案
與妹妹洪佳祺共同創辦文創品牌「Foufou」。從創意市集、網路拍賣到進駐商場專櫃,已邁入第九年。除了自創品牌Foufou外,同時也經營台灣在地文創商品專賣平台「Tode土地」。

 

            .閱讀完整會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