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達人故事】童書作家幸佳慧 以愛與熱情四處放火

新聞日期: 
2012/10/01 - 14:00

採訪撰文/石見庸

她瘦高,聲音清亮,思考與講話一樣敏捷,走路與行動一樣果決,談起公共事務,她的聲調混合著熱情與焦慮;一旦聊到孩童,聊到閱讀,她轉眼化為溫柔的說故事姐姐,彷彿全世界的石牆,都將在她的童話世界裡熔毀。

  幸佳慧是如此一名女子,府城古都孕育的文學女兒,讀完成功大學中文系與藝術研究所,她前往英國攻得兒童文學博士。精力充沛的她,左手寫了幾本深具本土意涵的兒童及青少年讀物,談人權、歷史、白色恐怖;右手翻譯引介國外的童書經典與大師思潮。

  在此同時,她的兩條腿四處趴趴走,每年演講上百場,講給老師及家長聽,也講給小朋友聽,甚至與朋友成立「台南市葫蘆巷讀冊協會」,提倡親子閱讀,經營兒童圖書館,連結弱勢及身心障礙孩子的閱讀世界。

  「到處放火」,她如此形容自己的忙碌生活,也形容她四處演講的背後動機,「以學校教師為例,我希望從我自身的經驗出發,讓老師們知道,真正的閱讀,並不是那麼表層,我將自己曾經歷的生氣、憤怒、反省、羞愧,然後洗刷、重建、鼓勵自己的過程,在短短三小時裡,傳遞到老師們身上」。

  「我從小要背唐詩三百首,長恨歌、琵琶行都會抄寫默背,高中還當過公民小老師,大學又讀中文系,根深蒂固受儒家思想影響」,一直到台灣解嚴,誠品書店開幕,在書店裡看到形形色色、自由開放的外文童書,她才知道,台灣的教育與童書環境多麼保守閉塞,於是,她決心以創作、以演講,以社會參與,努力去改變社會。

  幸佳慧表示,剛開始,她的挫折來自於,「台灣一般的老師或家長,對於閱讀的理解都非常淺層」,一本讀物如果有五個層次,他們通常只能讀見兩、三個層次,即使是小學裡的閱讀老師們也常碰到這個困難。

  「閱讀不僅僅是一種愉悅,而是一種能力,理解、思考與批判的能力」,正因如此,幸佳慧一方面靠著自己之力,四處奔波演講,台北、苗栗、南投、花蓮,幾乎跑遍全台灣,家住台南的她,自嘲迷糊又沒有地理概念,「接到邀請大多難以拒絕,往往答應了上午九點的演講,後來才意識到,加上交通時間,我早上六點就得出門」。

  即使長年睡眠不足,即使她在臉書上疾呼,「請大家不要再邀我去演講了,讓我有時間去做其他事情」,但她一旦遇上熱情的邀請者,還是忍不住應允。她的演講,曾讓成大醫學院的兩百名師生震撼落淚;她的演講,曾讓天下雜誌國際研討會的聽眾為之瘋狂;她的演講,讓許多國小到高中的教師團體一再邀她續攤,「希望我告訴他們,如何正確引導孩子閱讀」。

  但她最愛的活動之一,是打扮成「長襪皮皮」,戴著兩條金紅細辮的假髮、穿著長統襪,講述這個瑞典童書大師林格倫筆下的經典人物,「《長襪皮皮》出版於1945年,當時林格倫就將兒童人權、獨立思考等概念寫進書中,幾乎扭轉了瑞典的教育體系;但沒想到,幾年前,台灣的出版社引進該書中文版,竟然還有不少家長打電話責罵他們,怎能出版一本鼓勵小孩說謊、拒絕上學的童書」,幸佳慧感慨,在台灣,往往大人更需要被教育。

  再則,她常受邀向國小的小朋友,朗讀她今年出版的《希望小提琴》一書,該書以受刑人陳孟和在綠島手製小提琴的真實故事,講述白色恐怖與人權概念,「這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重要史實,不能沒人講給孩子們聽」,幸佳慧說。

  在朗讀過程中,幸佳慧不只講故事,而是以多元互動的方式,引導孩子進入故事情境,讓他們去思考情節背後的重要課題,「如果你覺得一個同學很礙眼,可不可以直接去揍他一拳」,由此出發,讓小朋友去思考個人良知與法律、體制、國家等多元議題。

  除了「跑單幫」,在英國目睹民間團體對閱讀風氣的貢獻,讓她決定與一群台南朋友合作,成立「葫蘆巷文化協會」,共同推動在地的閱讀文化,由她擔任理事長,會員包括台南市立圖書館長、崑山大學幼保學系系主任等人,去年十一月,協會接手整修「台南市森林兒童圖書館」,成為全台第一個委外經營的公立圖書館。

  「接下圖書館,等於是協會的議題中心,除了提倡學齡前的親子閱讀,我們不會刻意去辦一些英語閱讀營等菁英活動,反而將重心放在外籍配偶等弱勢家庭,或是自閉症等身心障礙孩子,為他們舉辦閱讀團體等活動」,幸佳慧開心地說。

  雖然開心,肉體上的病痛,也讓她吃足苦頭,由於她罹患僵直性脊椎炎,不耐久站,經常演講到一半,「痛到靈肉分離的狀態,有時我講到一半,發現台下聽眾盯著我的腰帶看,我一低頭才意識到,我已不自覺地扶住腰桿,靠意志力忘卻疼痛」,

  幸佳慧說,她之所以奮不顧身,與她有感於當前社會氛圍有關,「目前的幸佳慧,是受到台灣種種無形的氣所塑造,都不在我的生涯規劃之中」。她不諱言,台灣的童書繪本大多走小可愛、小清新路線,她不希望掉入這類「安全路線」,所以她的童書寫綠島歷史與轉型正義,寫環境意識與環保運動,寫金門戰地的常民故事,寫照顧父親的單親小女孩,這些具有社會意識的題材,讓「童書繪本」開創不同的深層面貌。

  而今,她還在這條道路上,四處奔波放火,以行動參與社區;關起門來,繼續用筆、用她的故事與觀點,影響身邊無數大朋友及小朋友,「雖然,我真正的心願,是躲到森林去寫書」,幸佳慧苦笑著,她知道,這個心願還不會太快實現。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超越會訊】第5期:http://eball.tw/journal/618/29084